Medicalcare-Image

新闻中心

对于特朗普来说,这个六月过得不太顺心。先是他在俄克拉荷马州举办的首场“复出”竞选集会遇冷,前下属——白宫前国安顾问博尔顿又出版新书来吐槽,希望他这个“前老板”任期只有一届。就连特朗普背后的共和党人,也对他处理疫情的方式和对乔治·弗洛伊德事件的发声感到失望,纷纷要站到对手拜登那边。

本来,于6月20日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举行的首场竞选集会,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现场只有三分之一的上座率,特朗普十分不满,回华盛顿走出专机时,他满脸写着失意。朝现场记者挥手时,另一只手还抓着一顶皱巴巴的竞选红帽子,松开的领带还绕在脖子上,看起来略显狼狈。

博尔顿于6月23日正式上市的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则揭开了他的很多丑闻,包括关于乌克兰丑闻事件的相关信息,强调了特朗普以援助乌克兰作为该国调查拜登的筹码,引发了美国政坛又一轮风波。同一天,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举行了又一轮竞选集会,誓要挽回此前的集会“事故”,却又引发了民众对于新一轮疫情反弹的担忧。疫情与选情当前,特朗普又会如何应对?

美国总统特朗普六月不顺:疫后竞选首秀上座率仅三成,前下属和侄女都出书爆黑料

示威者在白宫外宣称成立“黑宫自治区”

首轮“复出”竞选集会遇冷,特朗普甩锅媒体

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举行的竞选集会,是特朗普疫情之后的“首秀”。上一次他举办竞选集会,还是在美国疫情暴发前的3月2日。对于特朗普来说,俄克拉荷马州有着特殊意义,该州的选民在2016年将压倒性优势的投票投给了共和党候选人,因而成为特朗普当年大选获胜的重要节点。

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于6月15日向媒体解释,之所以选择俄克拉荷马州举办集会,是因为该州政府能够在重新开放经济的同时,将新冠肺炎病例控制在低水平。但公开数据显示,从6月17日以来,俄克拉荷马州的病例开始大幅增加,自6月18日起,它的住院率也开始增加,这意味着新冠肺炎可能仍在俄克拉荷马州广泛传播,该州疫情并不如特朗普及其团队那么乐观。

满怀期待,竞选集会的遇冷却令特朗普始料未及。此前,特朗普曾向外界承诺,这次竞选集会将会是“史诗级”的效果。尽管特朗普竞选团队声称有1.2万人参加集会,但根据塔尔萨消防部门的数据,实际只有6200人出现在会场,在拥有19000个座位的集会举办地BOK中心,上座率不及三分之一。

美国总统特朗普六月不顺:疫后竞选首秀上座率仅三成,前下属和侄女都出书爆黑料

由于参加人数过少,特朗普不得不取消他在户外集会活动上发表演讲的计划。两位接近特朗普的有关人士向媒体表示,特朗普对此表示很“愤怒”,并怪罪新闻媒体在报道中过多地展示了空旷的户外场地和集会中心。

在现场的支持者中,仍然有许多人没有佩戴口罩或者保持合适的社交距离,即使是特朗普本人,也并未佩戴口罩。一则在社交媒体传播的视频显示,他在演讲时与身后的支持者互动,似乎察觉到对方尚未佩戴口罩,突然警觉地往后退了一步。虽然集会中心在支持者入场时测试了体温并发放了口罩,但卫生专家仍然担心,集会的密闭环境可能会加剧病毒的扩散。

更令特朗普愤怒的是,在他离开华盛顿特区前往塔尔萨市之前,其助手就公开表示,塔尔萨工作团队6名成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这令大众增加了对疫情在集会中扩散的担忧。尽管特朗普反复强调解除隔离和保持其他措施的必要性,竞选团队在集会进行时,用广播反复向支持者强调场内“仍然有空间可以入场”,但中途入座者仍然寥寥。

特朗普指责媒体和在场外的示威者,让许多有兴趣参加集会的人望而却步。据媒体报道,数十名抗议者在距离集会中心约一个街区的地方,举着“黑人同命(Black Lives Matter)”和“特朗普回家吧(Go home Donald.)”的标语游行。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则在抗议者走过时,高呼“美国!美国”或“回家,种族主义者”。在塔尔萨市区的博尔德大街上也同时出现了特朗普的支持者与反对者,一名高呼“众人同命(All Lives Matter)”的支持者尝试向一名穿着“黑人同命”衬衫的男子喊话,但并没有奏效。

分裂不仅发生在场外,特朗普对于疫情的处理,以及对乔治·弗洛伊德事件的发声,也让很多公众感到失望。特朗普辩解道,美国确诊病例数比其他国家多,是因为美国比其他国家展开了更多新冠病毒检测,因此要求官员“放慢检测速度”,此举遭到卫生专家、民主党人以及政府官员的批评。而在集会发言中,特朗普把新冠病毒比作流感"Flu",他称病毒为"Kung Flu"(功夫流感,读音类似功夫Kong Fu),更引发华裔社群反对。

尽管特朗普对塔尔萨市的历史意义保持沉默,但不可否认,1921年的“塔尔萨大屠杀”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种族暴力事件之一。当时塔尔萨市有35个以上的街区被毁,1,200多户人家受到牵连,死亡人数多达300人,当中大部分是黑人。

美国总统特朗普六月不顺:疫后竞选首秀上座率仅三成,前下属和侄女都出书爆黑料

在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尚未尘埃落地之际,特朗普在塔尔萨市举办集会,似乎具有特殊的意义。一方面,特朗普原计划在“六月解放日 (6月19日)”,即庆祝废除奴隶制的节日当天举行集会,他解释道,集会可以看作是对黑人斗争的“庆祝”。但另一方面,他在集会中将抗议游行者称为“精神错乱的左翼暴徒”,并表示,他们“正试图破坏我们的历史,玷污我们美丽的纪念碑,拆毁我们的雕像,惩罚、迫害任何不符合他们绝对和完全控制的要求的人”。此前,他也曾批评暴力与极端分子,扬言不惜出动军队恢复秩序。

特朗普竞选团队将此次集会的失败归结为媒体对于疫情的连续报道。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帕斯·凯尔称,那些“虚假的媒体机构”连篇累牍地以新冠肺炎疫情和抗议人群为由,警告人们远离竞选集会。同时,塔尔萨执法部门“反应过度”,让特朗普支持者很难进入会场,但现场记者否认了这种说法。

特朗普显然想通过于当地时间6月23日,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举行的第二场集会弥补他的“失误”。这次,特朗普提前10分钟就开始了集会,这对于通常会在集会中迟到一个小时的他而言,不同寻常。在面向青年团体的发言中,他将反对他的人都称为“激进左派”,并表示绝不会向他们“容忍和屈服”。

集会同样加深了当地公卫专家对于疫情反弹的担忧,因为在场的年轻人中,很少有人戴上了口罩。在上周塔尔萨竞选集会后,已经有两名特勤局工作人员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曾在现场的数十名特勤局工作人员也被勒令进行自我隔离。亚利桑那大学公共卫生助理教授乔·杰拉德警告说,特朗普此次集会“可能导致凤凰城发生一起(病毒)超级传播事件”。

而在6月24日,美国创下了疫情以来最高的单日新增纪录,超过了3.6万人。截至6月26日,美国疫情已经累计确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2404781例子,死亡122320例,全美多地聚集性感染仍在发生。

美国总统特朗普六月不顺:疫后竞选首秀上座率仅三成,前下属和侄女都出书爆黑料

前下属博尔顿出新书:“希望特朗普总统任期只有一届”

在四处筹划竞选集会的同时,特朗普还要面对前下属——有“战争狂人”之称的白宫前国安顾问博尔顿出版的新书。这本名叫《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的书,揭了特朗普的很多“老底”。

博尔顿的这本新书于6月23日正式面世,但未出版之前已经引起轰动。在书中,博尔顿重提了乌克兰丑闻的有关事实,披露了特朗普种种不称职的表现。他称自己于2019年8月20日从特朗普本人那里听到,特朗普“直接将提供援助与调查联系起来,随后他与司法部长巴尔就此事的合法性进行对话,并积极努力说服特朗普将援助与任何乌克兰调查分开”。博尔顿认为,特朗普这种做法已经成为他“行为模式 ”的一部分,他痛批特朗普把个人关系和政治利益置于国家安全之上,透露特朗普甚至尝试与俄罗斯、土耳其等国进行交易,以实现自己大选中的利益。

由于信息重磅,这本新书的出版之路可谓一波三折。原定于2020年3月出版,但随后被推迟,后又定为6月23日出版。特朗普曾于6月15日警告博尔顿,称其新书涉嫌“泄密”,一旦出版,后者将可能承担刑事责任。次日,特朗普政府对博尔顿提起了违反合同的诉讼,试图阻止其出版新书。6月17日,美国司法部发出紧急限制令,以“阻止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的伤害”为由,试图阻止博尔顿的新书出版。而博尔顿律师则表示,白宫方面已在4月底完成对该书手稿有关涉密信息的审查。最终,美国联邦法官6月20日裁定,美国总统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新书可以发行,这本新书才得以正式面世。

美国总统特朗普六月不顺:疫后竞选首秀上座率仅三成,前下属和侄女都出书爆黑料

博尔顿

特朗普与博尔顿的矛盾曝出始自2019年9月10日。当日下午,特朗普通过推特发表声明称,他强烈反对博尔顿提出的许多建议,并已经要求对方辞职。针对自己“被炒”的消息,博尔顿通过推特进行澄清说,辞职是他本人的动议。而消息公布后,多方信源透露,博尔顿与特朗普不和已久,博尔顿并非单一问题“被炒鱿鱼”。

之后,特朗普因乌克兰“电话门”事件被众议院民主党人发起弹劾。博尔顿作为了解“通乌门”内情的重要人物,却拒绝前往国会众议院作证。对此,博尔顿特意在一次专访中进行了解释,他批评众议院民主党员“弹劾失当”,没有花时间去扩大调查范围,把可能被弹劾的其他罪行也包括在内,比如他书中提到的那些指控。因此,就算他当时去众议院作证,弹劾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被博尔顿提及的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对此予以了回击。佩洛西表示自己不会购买这本“白宫回忆录”。她表示:“来国会作证才是真正为美国人民谋福祉,我可不想用买一本书的方式来代替。”

而另一边,事件的主角特朗普则接连发推特怒骂博尔顿,充斥着“疯子、傻瓜,蠢货”等人身攻击词汇。特朗普在第一条“还击”推文中写道:“疯子博尔顿那本‘极其乏味’(引用自纽约时报的词)的书充斥着谎言和假话。他之前一直说我的好话,还被刊登出来了,直到有一天我把他解雇了。一个心怀不满、令人厌烦的傻瓜,(一天到晚)只想着打仗。笨死了,然后被人排挤,我开心地抛弃了他。真是个蠢货!”

特朗普被熟人爆丑闻的麻烦还不止于此。他55岁的侄女玛丽(Mary Trump)也将于7月28日发行一本名为《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 How My Family Created the World's Most Dangerous Man》(暂译:太过分且没完没了:我的家族如何造就全世界最危险人物)的新书,爆料她在特朗普家族内,亲眼目睹的 “伤痛后的噩梦、亲情破裂的打击、冷漠加虐待的悲情”。

而特朗普家的两位前员工,来自危地马拉的莫拉莱斯(Victorina Morales)与来自哥斯达黎加的迪亚兹(Sandra Diaz )也将在一本名为《The Art of Her Deal: TheUntold Story of Melania Trump》(暂译:她的交易艺术:梅拉妮亚·特朗普不为人知的故事”)新书中,爆料第一家庭夫妻维持着的“奇怪的婚姻”和第一千金伊万卡的“家庭权力游戏”。

美国总统特朗普六月不顺:疫后竞选首秀上座率仅三成,前下属和侄女都出书爆黑料

距离大选还有不到5个月,根据路透社和益普索集团最新发布的民调显示,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以48%的支持率领先于特朗普35%的支持率。据路透社报道,由于特朗普最近的一系列不当言论,数十名美国共和党前国家安全官员正准备组团,将支持拜登。这些人认为特朗普连任将危及美国国家安全,尽管存在政策分歧,共和党选民应将拜登视为更好的选择。

这是否就是特朗普急于“复出”回归竞选轨道的根本原因?“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处于波动中,疫情可能是影响特朗普的重要因素之一,但仍需要考虑疫情引发的失业率上升,以及‘居家封锁令’对美国经济市场活力所造成的打击,这些具体落实到经济层面,将会对特朗普的支持率有一定打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鹏分析说。

在疫情尚未结束之时,乔治·弗洛伊德事件的发生,也使得美国种族矛盾的“旧疤”再次被揭起。“特朗普一系列充满种族主义的发言,更使得他无法取信于持平权立场的白人,也无法获得有色人种的支持,这也是造成他支持率下滑的关键因素。”王鹏认为,特朗普最近的种族主义言论,体现出与他2016年参与大选时相似的竞选政策,即赢取“红脖子”选民——中低收入白人群体的支持,从而巩固基本盘。

“民调表明,聚集于这些中西部州的这些‘红脖子’选民,可能是美国种族主义的基石。而特朗普的言论,很明显是为了迎合这部分选民,而非位于东西海岸的民主党潜在选民或有色人种选民。既然现在不可能让支持率的覆盖面那么广,特朗普必然会选择放弃争取有色人种的支持率,这是竞选的特殊政治设计决定的。”王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