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calcare-Image

新闻中心

留学生穿防护服回国:不吃不喝18个小时

2020-03-18 18:15

澎湃新闻记者 薛莎莎

登机前,代倩(化名)穿上提前准备好的防护服,戴了两层口罩。有人偷偷笑她,她并不在意。飞机上,她是唯一一个穿防护服的乘客。

她是中国四川人,在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读书,因英国疫情的蔓延,以及她对当地防疫政策的质疑,一开始没太担心的她在复活节假期来临前打算回国。

代倩登机前穿上了防护服。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出发前,代倩做了充分的准备,除了防护服和口罩,还准备了护目镜、防护手套等。此外,代倩通过父母把信息上报至她在国内所属社区,做了登记。北京时间3月14日晚上7点,她从英国出发,经香港转机,于3月15日下午1点左右落地四川成都。

“为了不摘口罩,路途中基本不吃不喝,历时十八个小时,终于回国了,还是国内有安全感。” 3月17日,代倩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如是说。

因为同一航班有乘客称自己喉咙痛,回国后,代倩先是居家隔离两天,并和父母都做了严格的防护。之后,她在社区统一安排的隔离点隔离观察,日常测量并上报体温情况,有工作人员送饭,隔离费用全免。

以下是代倩的口述

疫情日益严重,想回国

我叫代倩,今年21岁,成都人,在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读书,现在大三。

我是3月上旬打算回国的。此前,我也多少了解过疫情,但是感觉英国不是很严重,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3月初,有中国留学生同学跟我说打算回国,我当时还挺惊讶,觉得他们小题大做了,认为疫情没那么严重。但随着疫情向英国扩散,家人开始担心我,正好学校还有半个多月就放复活节假期(为期一个月),我就和父母商量,决定还是回国好些。

其实除了疫情严重,英国官方提出的“群体免疫”政策,也是我想回国的原因之一。我个人对这个政策有质疑,这个政策的大意是,当相当比例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时,整个社群就会对这种病毒免疫。我认为这会导致很多人被感染,也担心自己被感染。

那段时间,布里斯托市不断有人感染,我学校也有人确诊了。

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代倩在等待做核酸检查。

当地人和中国人关于防护的观念不一样,他们认为只有生病的人才会戴口罩,而且生病的人基本不会出门,所以他们普遍不戴口罩。现在疫情那么严重了,街上也还有八成的人不戴口罩。这是两地的文化差异。

在这种情况下,我独自生活在英国,很没有安全感。

我买了机票,还花30多英磅买了一套防护服,备好了口罩、护目镜、防护手套等。确定回国日期后,我通知爸妈,让他们及时向社区上报回国的相关信息,还做了登记。

穿上防护服登机

我是在北京时间3月14日晚上7点登机的。登机之前就穿上提前买好的防护服,戴上两层口罩,其实我还准备了护目镜,但觉得没必要,就没戴。我还带了酒精和纸巾,用来消毒。

在机场,没有看到设有防疫措施,也没有人给乘客测体温,一切都和往日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当时机场里大部分人没戴口罩,我穿上防护服后,还有外国人偷偷笑我,不过我觉得无所谓。

飞机上的乘客基本都戴了口罩,只有我一人穿了防护服,不过其他人也没流露出奇怪的目光。

我在飞机上不敢摘口罩,更别说吃东西喝水了。有其他乘客还是挺“放肆”的,大口大口吃东西,我看着都担心他们。

空姐给我们发了一个健康申报表,入境香港的需要填写,我只是在香港转机,不用填。

近12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落地香港国际机场。转机安检前,工作人员给我们都测了体温。

落地成都,做了核酸检测

在香港进入登机大厅时,我担心体力支撑不住,就买了杯带吸管的饮料,摘掉口罩,快速喝了两大口后就扔了,口罩也扔了,换上两个新的,我还专门挑个人少的地方候机。

在这趟航班上,乘客也全部都戴了口罩。飞机快起飞的时候,空姐发了国内入境健康申报表,让我们填好交上去,表格的问题主要询问身体情况、最近半个月去过的地方、是否接触过感染病人等。

居家隔离的两天里,社区工作人员发了表格,代倩均填写好,上报信息。

这趟航班比此前伦敦飞香港的航班要严格得多。飞机3月15日下午1点多落地成都后,先是有四名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护目镜等防护设备的工作人员,给我们一一量体温。

就在这时候,我后两排有一位乘客说自己两个月前就喉咙痛,这让飞机上的乘客都受到了些惊吓。结果,这名乘客的前三排和后三排乘客都要接受健康询问和检查,其他乘客由广播喊名逐一离开,被喊到名字的人才能离开座位。

我在这位喉咙痛的乘客前两排,也要接受健康询问。工作人员一对一询问基本情况,如去过哪里,在什么地方生活等等。随后,工作人员判断我为“密切接触者”,我的表格上被写上“密接”二字,随后被叫去做了核酸检测,医生让我发“啊”音,并拿棉签伸进喉咙部位,然后就放行了。有人直接被放行,有人和我一样也做了核酸检测。

这一波折腾,花了差不多6个小时,等全部弄好,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

爸妈早已在机场外等候多时。

隔离:没想到妈妈的防护意识那么强

令我意外的是,爸妈的防护意识也挺强,一人开了一辆车来。从机场回家,他俩坐一辆车,我自己开一辆车回家,这样可以避免和他们接触。

进小区的时候,保安也给我查了体温。停好车后,我把车座椅和方向盘都消毒一遍,我妈早进了自己房间,我和我爸也没有乘坐同一电梯,确保安全。我进家门后直接进我的房间。

我先居家隔离了两天。这两天里,我妈每天都把饭菜放在我门口,叮嘱我出来拿饭一定要戴上口罩,吃完后,我在卧室的卫生间里把碗筷洗干净,然后放在门外,我妈会把碗筷放入消毒柜里消毒。

回国前,我还担心我妈控制不住自己,怕她非要见我,没想到我妈的防护意识那么强,回来两天了,我俩都没怎么见过面。

居家隔离的两天里,我爸妈一天三次上报家人体温。这两天,社区工作人员给了我一些表格和承诺书一类的书面材料,我填写好之后上交了。

3月17日下午3点多,社区工作人员联系了120救护车,专门接我去统一的隔离点进行隔离。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也都“全副武装”。

在隔离点隔离第一天,代倩称这里环境很好,餐食也不错,费用全免。

隔离点是一家酒店,环境挺好,工作人员发了体温计,叮嘱我每天都要测量并上报体温,有人会在饭点来发盒饭,而且,我特意问了下,在这里所花的费用全免,政策真的很好。

回到国内,确实很有安全感,我心里也踏实了。接下来,我要听从社区安排,好好隔离,一定不添乱。

责编:郭姝婷